作文網,小學生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作文題材大全!

汗血寶馬

編輯:作文網 | 來源:鬼故事

這天晚上,和S一起吃完晚飯后,我便進到自己的屋中,剛進屋便聽到有人在我的房門外輕輕的敲了幾下,我知道肯定是S,便開門讓他進來了。

S笑道:“晚上沒事!今晚我們隨便聊聊吧。”

我想想也好,反正自己現在也沒什么睡意,也不知道S今晚又準備聊些什么。

“還記得那次我開車的事情嗎?”

原來S想聊的是那件事,也難怪,差點就丟了命的事情,無論是誰,想必也不會忘記的吧?

想起來,那件事情距今大概有兩年左右的時間了,記得那天,我和S在外面散步,走到快到高速公路的時候,看到不遠處,一個操著東北口音的男人和路邊賣礦泉水的大媽似乎在爭論著什么。我和S出于好奇,便走了過去。

等我們走近一打聽,才知道是這么回事。原來,那個男人要開車上高速公路了,正好身上帶的水又喝完了,所以他就想在大媽這買兩瓶礦泉水??墒?,不巧的,他沒帶零錢在身上,僅有的幾個硬幣,由于當地的風俗,大媽又不肯收。

知道事情的原因后,S便掏出了自己的錢包,幫那個男人付了兩瓶礦泉水的錢。事后,那個男人自我介紹了一番,他叫嚴強,是鄰縣一個煤礦的礦主。他很感激我和S,便問我們要去哪,說他送我們去??墒?,我和S本來就是出來散步的,也沒什么具體的目的地,后來,嚴強便邀請我們去他家里坐坐,執意要請我們吃飯。

盛情難卻之下,我們只好答應了他的請求。然后,他便帶著我們來到了他開的車旁,走近一看,還真是輛十分氣派的跑車呢!流線型的車身,豪華晶瑩的車頭大燈,使這輛車看上去極富動感和活力,車的顏色也很特別,通體全是十分鮮艷的紅色,在陽光的照射下,看上去異常的耀眼。我還真是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看到如此漂亮的車,看來這輛車一定分高檔了,車的主人自然也絕非等閑之輩。

想到這里,我不由細細打量起身邊的嚴強來,他看起來大概三十來歲的樣子,個頭中等,頭發梳的十分整齊,身上穿著一套阿迪達斯的休閑裝,從他那稍稍有些隆起的腹部來看,這人的生活條件應該是十分優越的。

就在我和S準備從后座上車的時候,嚴強向S問道:“小兄弟啊,剛才在你拿出錢包掏錢的時候,我無意中看到了你的駕照,冒昧的問一句,想必你也是開車人了?”

聽完他的話,S略帶靦腆的笑了笑,說:“我還沒有車呢,這個駕照不過是半年前才考到的,當時父母說有個駕照好找工作,我就只好去考了。”

“哈哈,沒想到還是個孝子??!既然你有駕照的話,這輛車就由你來開吧!”

沒想到這北方人還真是豪爽,這樣氣派的車,想也不想,要交給S來開。S自然也不好意思,可是彼此推辭了一番后,也只好接受了他的好意,畢竟,難得人家這么熱情,不給面子的話也實在說不過去。況且,像這樣的車,還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有機會開呢!想想,還真是羨慕S,要是我也有駕照就好了。

看到S答應了開車后,嚴強又繼續說道:“兩位小兄弟,真是不好意思啊,我這人有個怪毛病,開車開上了癮,所以我從來都無法坐別人開的車。不過,你們不要誤會了,我的意思是說,這輛車就交給你們倆來開,我打電話,再叫人把我另外一輛車開過來。你們稍等一下啊,那車就在附近,等開過來后,我就帶你們走!”

真沒想到麻煩事倒也不老少,也許有錢人總都有一些跟常人不一樣的習慣吧!既然,我和S之前都答應了他,現在也只好等等了。隨后,我們便坐在車中,同嚴強隨便聊了一些各自情況。

在聊到他所承包的煤礦時,嚴強不禁露出了些許愁容,他說目前這段時間,煤礦里出現了很奇怪的傳聞,一時搞的礦工們都不敢下井了,這對自己來說,實在是個沉重的打擊。

就在我和S正準備問嚴強到底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時,聽見身后不遠處傳來兩聲車鳴聲,我們回頭一看,只見一輛白色的跑車慢慢開到了我們跟前??拷豢?,這輛車的造型和我們身后的那輛還真是十分相像,兩輛車看起來也就是顏色不一樣,看來這輛車也應該價格不菲了。

那輛白色的車停好后,從里面出來一個看上去跟我和S歲數差不多大的年輕人,他看見嚴強后,畢恭畢敬的對他說道:“嚴總,車給您開過來了。”

嚴強看到車來了,顯得十分高興,依然用他那大大咧咧的口氣說道:“恩,好,小王,這沒你什么事兒了,你趕緊自己打車回去吧!”

“好的,嚴總,祝您一路順風。”

之后,這個叫小王的年輕人便站到了路邊,一直目送著嚴強坐進了那輛白色的車。

于是,S便駕駛著嚴強的這輛紅色跑車載著我,跟在那輛由嚴強自己駕駛的白色跑車后面,漸漸開上了高速公路。

坐在這輛名貴的跑車內,我一直十分興奮,好歹也算過了一把名車的癮呢!不知道S是不是也有同樣的感受,只不過我不敢同他搭話,雖然我知道他有駕照,可從來沒見他開過車,究竟S開車的水平到底怎么樣,我還真是一底都沒有。

不過,想想S倒也從來沒讓我失望過,雖然我的心中還是有那么一點擔心,不過坐在名車內看著沿途經過的風景,還是讓我覺得十分愜意的。

剛出高速公路路口,我突然感覺到有什么東西滴在了我的脖子上,感覺涼涼的,剛開始還以為是滴的水,可轉念一想,這不對啊,這輛跑車又不是敞篷的,車內怎么可能會滴水呢!我下意識的用手在脖子上摸了一摸,可拿到眼前一看時,不禁讓我驚呆了!那猩紅的顏色,那濃稠的感覺,這分明是血??!

可這僅僅只是一個前奏,就當我準備把這一奇怪的現象告訴S的時候,我抬頭一看前方,發現車的前后窗都開始被這不斷流淌著的鮮血所覆蓋住了,這種景象就像下雨一樣,只不過,車窗上流淌著的是鮮紅色的液體。

“S,這到底是怎么回事???車窗前方都已經越來越模糊了!”

“我也不知道,看起來好像是血!”

S很快就打開了雨刮器,可是窗上的血流的越來越多,加上鮮血本身就比較濃稠,即使雨刮器不停的清掃著車窗,依然也沒有太大的好轉。漸漸的,我們的視線已經受到了極大的干擾。

而車內的情況也不容樂觀,從上面慢慢滴下的鮮血也在逐漸增多,很快,整個車廂里都充斥著一股濃烈的血腥味,我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胃在不斷翻騰,只能強忍著不讓自己嘔吐出來。

“Y,趕緊推開車門!剎車已經不靈了!在這樣下去的話,遲早會出車禍的!趁周圍還沒有什么車輛,趕緊跳車!快??!”

聽到S幾乎是聲嘶力竭的在喊著,我清楚的意識到了眼前的形勢是多么的危急!好在我坐車的次數不多,經常會忘了系上安全帶,我趕緊用盡全身的力氣推開了車門,然后用雙手緊緊抱住頭,閉著眼睛就滾了下去。

還好車已經下了高速公路,再加上S開的一直比較慢,我在地面上翻滾了幾下后,最后躺在了路旁的草地上。我努力的爬了起來,發現身上許多方都磨破了皮,兩個胳膊肘也滲出了鮮血,一陣陣的疼痛不斷的襲來。

可這些都算不得什么,我必須要趕緊找到S,他可千萬不能有事??!就在不遠處,我看到那輛紅色的跑車撞在了路邊的欄桿上,四周并沒有看到S的人。不好!S現在一定還在車內!

此時,我已經顧不得手腳上的疼痛了,跑一步,拐一步的趕到了那輛車前,嚴強也停下了他開的車,趕在我前面沖到了S開的車前。他很快就拉開了車門,然后鉆進了車內,一把把S給抱了出來。

“S,沒事吧?”

“還好,就是剛才腿被擠了一下,應該不要緊的。嚴大哥,你還是放我下來吧,我沒事。”

之后,嚴強便把S放了下來,看的出來,他的腳還是有些不方便的,于是,我便扶著他坐在了路邊的草地上。好在S身上并沒有出現什么損傷,這也真是幸了,我心中的那塊石頭也總算放下了。不過,現在回想起剛才的事情,還真是夠離奇的了!好端端的跑車,怎么會無緣無故的流出那么多的鮮血來?看來,這件事情有必要好好問問嚴強了。

“嚴大哥,你之前開這輛紅色跑車的時候,有沒有遇見過什么特別奇怪的事情?”

“一直沒有啊,小兄弟,你們剛才開車時究竟發生什么事情了?”

看著嚴強臉上一臉的問號,我便把剛才在車內遇到的怪事告訴了他,這下嚴強更驚愕了,他趕緊鉆進車內,不一會又鉆了出來,對我們說道:“車里面不是好好的嗎?哪有什么鮮血???”

不會吧?剛才我和S都明明看到車廂里面滴了那么多的血,車窗上面也是呢,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差一點就出了車禍,怎么現在居然沒有了呢?于是,我攙扶著S,來到那輛紅色跑車跟前??杉氁豢?,的確前后車窗上,連一絲一毫的血跡都沒有,我又鉆進車內看了看,也是一樣,之前清楚聞到的那股濃烈血腥味也不見了。

我實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禁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可依然沒有發現任何的血跡。就連剛才本已經失靈的剎車,嚴強試了一試,發現居然也是好的!這下,還真是讓我不知道怎么說才好。

好在嚴強并沒有計較這些,他反而一個勁的跟我們道歉,說都是因為他要換我們來開的原因,差點出了事,不過好在現在人都沒出事,只是受了點皮外傷而已。隨后,嚴強打了個電話,讓之前那個叫小王的年輕人想辦法把車拖走。

然后,嚴強讓我和S坐進了他開的那輛白色跑車,載著我們,繼續向他家開去。一路上,S一言不發,我知道他肯定還是在思考剛才的那些怪事,我不想打擾他,便同嚴強隨便聊起來。

聊著聊著,我突然記起來,之前嚴強跟我們說過,他承包的煤礦中最近出現了怪事,出于好奇,我便向他問了起來:“嚴大哥,剛才在等車的時候,記得你好像跟我們說過,你的礦井中最近好像出現了一些怪事,能不能跟我們說說,我和S之前也遇到過許多非常奇怪的事情,說不定在這方面,我們可能可以幫上一點忙的。”

“哦?是嗎?你們要是能幫我處理這件事情,那可真的是再好不過了。事情是這樣的,你們不知道,在長期下礦井的工人中,流傳著這樣一個傳聞,就是如果下井的話,一定不能把自己身上的隨身物品留在礦井中,否則的話,等你下一次下礦井的時候,可就再也沒辦法上來了。而前幾天,因為井下出了一點事故,導致兩名礦工身亡,好不容易才剛剛恢復了生產,可是這幾天,許多礦工的生活用品突然不見了,有的是丟了牙刷,有的是丟了脫鞋,就在大家以為有人故意惡作劇的時候,有兩名下井的礦工說他們在井下找到了那些失蹤的物品,這下可把大家嚇壞了,丟了東西的礦工都堅決不下礦井了。再加上之前,又有礦工說,曾經在井下撞到了鬼,這次無論如何,也沒有一個人再愿意下礦井了。這樣一來,我的煤礦就等于罷工了啊,唉,這幾天可真把我給愁死了!”

聽完嚴強的介紹,我倒還真想去看看究竟是真有此事,還是一些居心不良的人在惡意制造謠言,S的看法顯然也和我的一樣,要想找出事情的真相,唯有親自去調查這一條路可以走的通。嚴強雖然看上去對我們這兩個年輕人不是太放心,不過眼下,似乎他也找不到其他的解決辦法,最終還是答應了我和S的請求。

另外,在S的強烈要求下,嚴強最終決定直接開車送我們去煤礦,畢竟,用S話來說,像這樣的事情還是要早一些調查清楚的為好。

又過了大概十來分鐘的車程,嚴強便載著我和S來到了他的煤礦。我們到的時候,正趕上礦工們吃飯,于是在許多雙眼睛的注視下,我和S下了車。我稍微掃視了一下四周,發現很多礦工們只是看了我們一眼,就又低下了頭,繼續默默的吃著自己的飯,也有不少人看到我們來了之后,便收起飯盒,匆匆回到了住處??雌饋?,這里的氛圍不太好,也許是由于嚴強剛才跟我們講的那些怪事吧,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自然礦工們的情緒都不會好到哪去。

這時,一個看起來和嚴強年紀差不多大的一個人朝我們快步走了過來,這人的身材很魁梧,臉上還帶著煤灰,一眼望去,還真覺得有些滑稽。

“來,S,Y,我來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蕭震鋼,平常我不在礦上的時候,基本上都是在處理這里的事情,他可真是幫了我不少忙呢!震鋼,這兩位小兄弟是我在路上遇到的朋友,路上不小心出了點小麻煩,他們似乎很有處理這些怪事的經驗,這回礦井下的事情就指望他們幫忙了,剛才他們在車上跟我講之前遇到的一些事情時,還真聽的我一愣一愣的呢!”

“身上太臟,還真是讓兩位朋友見笑了,我先去換身干凈點的衣服,稍后再向你們介紹一下這里的相關情況。”

說完,蕭震鋼便向我們告辭了,經過剛才短短的接觸,還真是覺得人如其名呢,不光說話的語氣鏗鏘有力,臉上的表情也顯得十分堅毅,看來這個蕭震鋼肯定是個特別賣力的人,不然我想嚴強也不會這樣提拔與信任他。

之后,嚴強便領著我和S去了他的宿舍,用碘酒、紅藥水幫我簡單處理了一下手腳上的傷口。由于S的腿暫時還沒有完全恢復,嚴便勸他留在自己的宿舍先好好休息一下。

隨后,嚴強便帶我在宿舍周圍轉了轉。沿途,只有偶爾幾個礦工會跟嚴強搭上兩句話,其余大多數人還是把我們當成了透明人。經過礦工領飯的地方時,我不禁留意了一下他們的飯菜,發現種類比較單調,只有簡簡單單的幾個蔬菜。

就在這附近隨便轉了十分鐘的樣子,換了一身干凈工作服的蕭震鋼又來到了我們身邊,看到他來了,嚴強便對他說道:“這個,震鋼啊,你還是先帶著Y在這附近轉一下吧,我去附近找個醫生來幫忙看看S的腿,兩位小兄弟,這次可真是對不住你們??!”

看著嚴強不住的自責,還真是讓我有些過意不去了,我勸了他幾句后,便目送他坐進了那輛白色的跑車中,不一會就離開了這里。由于我之前受的都是一些皮外傷,在經過剛才的消毒處理后,已經沒有什么大礙了。

嚴強走后,蕭震鋼便十分好奇的向我問道剛才我們來的路上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嚴強還要找醫生來,我便把剛才來的路上遇到的車內滴血的事情簡單的告訴了他。聽完我的介紹后,蕭震鋼倒也沒表現出太在意的神情,于是,我便隨便找了個其他的話題同他聊了起來。

蕭震鋼就帶著我在這附近轉了一圈,什么地方是做什么的也都向我做了簡單的介紹,在大致對這里有了一些了解后,我便問他,到底嚴強之前跟我們說出現的怪事究竟是怎么回事。蕭震鋼聽了后,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他隨后嘆了口氣,對我說道:“還是去我住的宿舍,我再跟你慢慢解釋吧!”

我估計他也可能是不想讓太多其的礦工知道這些事情吧,畢竟,要是搞的大家人心惶惶的話,不光生產一直恢復不了,就連調查這些事情的真相,也會受到很大的阻礙。于是,我很快同意了蕭震鋼的意思,跟著他一起來到了他住的宿舍中。

一進門,發現這里的住宿條件也很一般,宿舍里面十分簡陋,明顯比嚴強剛才的那間宿舍要小了許多,放了一張床后,似乎連椅子都放不下了。蕭震鋼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便示意我就坐在床上,并向我解釋道:“沒辦法,這房子實在是太小了,連椅子都放不下,只好委屈一下了。”

“蕭大哥,不用在意這些了,你還是趕緊告訴我到底這礦上發生了什么事情吧!這樣一直沒辦法恢復生產,可不是個事呢!”

可蕭震鋼并沒有很快回答我的問題,他反而向我問道:“我想在來的路上,嚴總也跟你們介紹一下事情的相關情況?”

“恩,嚴大哥向我和S說,是因為前幾天,井下出了一點事故,有兩名礦工身亡了,好不容易才剛剛恢復了生產,可是這幾天,許多礦工的生活用品又突然不見了,后來在礦井中找到了這些東西,可是丟失東西的礦工們卻不敢再下礦井了。另外,我們還聽嚴大哥說,說是最近有其他的礦工在井下碰到了鬼,這些傳聞到底是不是真的呢?”

“剛才你所說的這些的確也是這段時間一直困擾著我們的問題,就像迷霧一樣搞的大家寢食難安,之前偶爾有兩個膽大的小伙子,說自己不信這個邪,一起下了礦井,結果被嚇的屁滾尿流的爬了出來,說是他們看到了會走路的死人,之后連夜就離開了這里。如果說之前在礦井中丟失東西的傳聞只是引發了一陣騷動的話,那現在彌漫在整個礦上的就只剩下了無邊的恐懼了,不單單是因為那兩個下井的小子說自己親眼看到了鬼,更離奇的是,就在昨天晚上,之前在礦井下因事故而死的那兩具礦工的尸體,**之間,突然不見了!由于事情發生的比較突然,嚴總要我暫時先把現場封鎖起來,然后再向礦上的工人們封鎖消息,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出了這樣的大事,你們為什么不趕緊報警呢?”

“嚴總說像這樣的事情比較特殊,之前有人說井下有鬼,現在兩具尸體又突然不見了,就算報警的話,面對這樣的事情,警方也不是一下就能解決的,這樣反而還會影響到礦上的生產。所以,嚴總就準備私下找專門的人來調查這件事情。”

聽完蕭震鋼的介紹,我深深感覺到這次事情的棘手,不僅僅是有人親眼在井下見到了鬼,還有突然不翼而飛的兩具尸體,這兩者之間是否存在著聯系呢?我稍微想了一下后,還是決定讓蕭震帶我去之前存放那兩具尸體的地方看看,也許能夠有一些發現。

很快,蕭震鋼便帶我來到了之前存放那兩具尸體的窩棚,據他介紹說,這草棚就是之前這兩名礦工住的地方。我一聽,感覺很詫異,便問他為什么這兩名礦工沒有住在宿舍中,蕭震鋼聽后,搖了搖頭說道:“在這個私人煤礦上,礦工們都是住在這種臨時搭建起來的窩棚里,由于要等到死者的家屬來認領尸體,所以就暫時先把尸體放在了這里,之前住在這個窩棚里的其他人都換到了另外的窩棚中。我以前也是住在像這樣的窩棚里的,后來被嚴總提拔成了工頭后,才住進了宿舍。”

此時,我不禁又回想起了,剛才看到那些礦工們吃的飯菜,真沒想到,在這樣的私人煤礦上,礦工們的生活條件是如此的惡劣!不過,現在遠不是感慨的時候,當務之急還是要查清楚眼前這兩具尸體然失蹤的原因。于是,我在這個窩棚中仔細的觀察了起來。

這個窩棚搭的比較簡陋,通風、采光條件都不是很好,據蕭震鋼之前的介紹,之前那兩具尸體就是放在窩棚中央的草席上,由于出了事之后,許多礦工們都非常害怕,所以,原先住在這個窩棚周圍的礦工也全都換到了別的地方,如果有什么人想在夜里偷偷運走這兩具尸體的話,也是十分容易的事情。

由于還沒有報警,所以我也不敢隨處亂動,只是大致了解了一下現場的情況后,便從窩棚里面出來了。

蕭震鋼隨后也跟了出來,他問我有沒有什么新的發現,我苦笑著搖了搖頭,他安慰了我幾句后,說礦上還有事情等著自己要處理,之后,便同我告了別。

離開蕭震鋼后,我一直在想,有人花這么大功夫把這兩具尸體偷走,究竟是為了什么?與此同時,礦井下還出現了鬧鬼的傳聞,看來所有這些怪事的出現,直接導致的一個后果就是,礦工們都不愿意再下井了,只要一天沒有查出真相,這個煤礦就沒有辦法恢復生產,由此看來,所有的矛頭似乎都對準了嚴強,在現在這樣的情況下,他無疑是最大的受害者。

想到這里,我掏出手機,看了下時間,發現已經是下午五點了,不爭氣的肚子向我提醒到,是時間吃飯了。于是,我決定先回去嚴強的那間宿舍看看,也不知道S現在的情況怎么樣了。

走到宿舍時,正好嚴強也在,他看見我回來了,便向我簡單詢問了一下,看事情有沒有新的進展。我不想增加他的心理壓力,便隨便應付了幾句,告訴他先不要著急,我們已經決定好了下一步的計劃了。聽到這里,嚴強的眼里放出了光,他不住的向我和S謝到,說現在也不早了,要請我們去吃飯。

好在經過剛才醫生的處理后,S的腿已經沒有大礙了,雖然不能走的太快,不過也已經能夠自由行動了。

吃過晚飯后,嚴強又送我和S回到了他的宿舍,他讓我們今天晚上就和他一起住在這里。并且,一再拜托我們,希望我們能夠盡快找出事情的真相,由于那兩具礦工尸體失蹤的消息暫時還沒有太多的人知道,要是他們的家屬哪天來礦上認領尸體時,突然發現尸體不見了,那肯定會大鬧特鬧的。

我安慰了他幾句,便叫上S一起離開了宿舍。一路上,我把今天蕭震鋼告訴我的信息以及自己的想法全都告訴了S。聽完了我的分析后,S繼續問道:“剛才你跟嚴強說我們已經有了下一步的計劃了,我想聽聽你的打算,你覺得我們應該從哪里入手?”

其實,剛才之所以跟嚴強這么說,很大一部分程度上也是為了寬他的心,過于緊張的氣氛對調查事情的真相是沒有太大的好處的。不過,這樣的說法也絕非信口雌黃,對于下一步應該如何調查,我還是仔細考慮過的。S之所以會這樣問我,我想這也是因為他已經有了自己的判斷,又想看看我的想法是不是和他的想法一致了,這人的性格就是這樣,我也沒辦法。

想到這里,我便朝他調侃道:“看來,不愧是S啊,之前的那次意外,還好沒有傷到你的腦袋,你也還是能夠跟往常一樣,在這么短的時間里,就做出了自己的判斷,這不,又想來考我了!”

聽完我的話后,S狡黠的笑了笑,但并沒有說話,看來他又是在等著看我的見解了。

“我是覺得這次的尸體失蹤事件以及傳聞中的礦井鬧鬼事件,彼此之間應該是有聯系的,因為這兩者的矛頭都直接指向了嚴強,換句話來說,動機都是相同的。之前,我一直在想,到底這兩具尸體究竟會被人藏到什么地方去,如果說僅僅是為了等那兩個死去的礦工家里人來鬧的話,好像冒這么大的風險,去把這兩具尸體藏到別的地方也不太可能。所以,我覺得,如果還沒有被碎尸的話,這兩具尸體現在所藏的地方一定在就這個煤礦附近。再加上,我又從蕭震鋼那邊聽到了有關礦井鬧鬼的傳聞,這樣一來,我可以做出一個大膽的推測,就是有人之所以會放出礦井鬧鬼的傳聞,有可能正是想掩蓋尸體就藏在礦井中的事實。我覺得,我們很有必要去礦井下面仔細調查一下。”

我的話剛說完,S便很快接過了話茬,“Y,看來你的想法跟我的是一致的,我也是覺得就目前的這種情況,不管怎么說,我們很有必要下一趟礦井。而且,時間上也由不得我們來選擇了,我的意思是,就在今晚,我們馬上就去井下調查一下。”

看來意見是統一了,隨后,我和S便回到了嚴強的宿舍,我們向他提出了今晚下礦井調查的要求,他猶豫了一下,還是答應了。不過,出乎我意料的是,這次嚴強堅持著自己也要跟著我們一起下去,本來是不想讓他跟著去的,不過,我和S都沒辦法能夠勸說他,只好把他也帶上了。

之后,嚴強又要我們去找蕭震鋼,因為有關下礦井的事情,蕭震鋼可是內行,有他跟在我們身邊的話,勢必會幫上不少忙。我和S想想也是,畢竟我們倆從來就沒有下過礦井,不光下面是什么樣的情況,就連下礦井之前應該注意些什么事項,我們也完全不知道。

嚴強隨后便準備帶著我們去蕭震鋼的宿舍找他,可就在半路上,我們反而碰到了蕭震鋼??瓷先?,他顯得很急,不經意之間,眉頭上已然打成了一個結。
  
 看到他這副火急火燎的樣子,嚴強急忙向他問道:“震鋼,怎么了?不會是有出了什么事情吧?”

聽到嚴強這樣問他,蕭震鋼抹了一把額頭,說道:“啊,不好意思,嚴總,倒也沒發生什么事情,我只是有些擔心你們今天晚上會不會有所行動,所以正在到處找你們。”

看來,大家還都想到一起去了,于是,S便把我們今晚準備下礦井調查的打算告訴了蕭震鋼。聽完我們的計劃后,他似乎不是太贊成,“我覺得今晚還是先不要去了吧,雖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不過那個鬧鬼的傳聞還是搞的人心里挺寒磣的,不如還是改在明天上午再去吧!哪怕就是白天的陽氣旺一點,下去也要安全一些??!”

聽蕭震鋼這么一說,還真讓我覺得有些詫異,沒想到像他這樣看起來特別剛毅的漢子,也多少會顧慮到這些東西。不過,既然我和S都決定就在今晚下井,這也是有原因的,看著蕭震鋼十分擔心的樣子,我向他勸道:“蕭大哥,你放心吧!這樣的事情,我和S之前也經歷了一些。再說了,礦井下本來就是十分陰暗的,就算是白天還是晚上也沒有太大的區別,像這樣的事情,還是早一天調查清楚比較好。”

旁邊的嚴強聽后,也是一個勁的點頭,他的意見也無非就是早一天把事情解決,煤礦才能早一天恢復生產。眼看我們的主意已定,蕭震鋼也沒有再多說什么了,只不過他也堅持要和我們一起下礦井,說在井下還可以給我們引下路。這正是我們求之不得的,很快,我們四人便做起了下礦井的準備。

由于此時正值夏季,礦井下又是冬暖夏涼的,所以蕭震鋼帶我們來到倉庫,給我們每人發了一件長袖的工作服。此外,他還給我們每人發了一頂帶礦燈的安全帽、一雙手套還有一雙套鞋。

準備完畢之后,我們便坐著罐籠,下到了礦井中。礦井下的溫度的確要比地面上低不少,我們借助安全帽上的礦燈,一邊觀察周圍的情況,一邊緊緊的跟在蕭震鋼的身后。

來到這礦井下就像是進入了另外一個世界,除了我們走路發出的響聲以及時而傳來的滴水聲外,其余一點響聲都沒有。在這樣一個絕對黑暗與潮濕的地方,出現什么鬧鬼的傳聞可真是再也合適不過了。

在前面帶路的蕭震鋼反復叮囑我們,一定要緊緊跟在一起,由于礦井中的岔道比較多,許多都是以前已經廢棄掉的通道,萬一有人失散了,那可是十分危險的事情。

我和S自然都不敢大意,這時,我注意到身邊的嚴強似乎狀況不太好,甚至聽到了他那略顯急促的呼吸聲。我轉頭看了看他,發現他一邊小心翼翼的走著,一邊不時的用手帕擦著頭??磥?,嚴強應該極少下過自己的礦井,再加上諸如鬧鬼、尸體消失這樣的怪事,他現在會緊張,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真不知道,他干嘛非得要跟著來?

我們又往前走了大概一百米的樣子,突然,聽見了一陣輕微的響動,嚴強趕緊帶著哭腔問道:“震鋼啊,這是什么聲音???”

就在他的話剛說完的同時,我眼睛的余光注視到了,在我們的右邊,有個黑影很快的閃了過去。此時,由不得我多想,趕緊轉頭過去,借助安全帽上礦燈的照射,我一看,原來是幾只小老鼠,真是搞的人虛驚一場!

嚴強似乎也在覺得出現剛才的窘態很丟人,于是,他惱羞成怒的準備沖過去,想把這幾只小老鼠踩死泄憤。然而,蕭震鋼一把抓住了他,對他厲聲說道:“嚴總,踩不得!這礦井下的老鼠可是這里的風向標啊,有它們在的話,才足以證這里的瓦斯含量是正常的!”

也許平常都是嚴強對蕭震鋼發號施令,所以嚴強在被蕭震鋼訓斥完后,顯得有些不服氣,可是在這井下,我們三個又全都是外行,都要指望著蕭震鋼帶路呢,所以嚴強什么也沒說,看的出來他是把這口氣給忍了下來。

又走了一陣,我隱約聽到了前方有碎石塊的響動聲,由于有了剛才的經歷,嚴強滿不以為然的把地上一塊小石頭用力踢到了一邊,隨后,憤憤的罵道:“媽的!還有完沒完?又想來嚇老子!”

我強忍住笑,心想這回嚴強還真是憋了一肚子委屈沒地方發泄,可就在我抬起頭,借著安全帽上的礦燈,看清楚前方的景象時,卻怎么也無法笑出來了。

只見,前方不遠處,有兩個黑乎乎的,看起來好像是人形一樣的東西,正朝著我們這邊走來。我心想,難道今晚除了我們,還其他的人也來調查這里的情況了?

S似乎也注意到了前方的情況,我們倆很有默契的往前走了幾步,借助頭上安全帽的礦燈一起朝前面照了過去??僧斘铱辞宄?,前方被礦燈照射出的景象后,還是不由驚的向后退了一步!

只見,就在我們的正前方,大概幾十米處的樣子,兩個衣衫襤褸,全身是傷的人正一步步的朝我們走來,只是他們走路的樣子十分奇怪,緩緩的拖著腳步,舉手抬足都像機器人一樣十分僵直。這時,我才突然反應過來,他們之所以這樣走路,正是因為手足的關節都沒有彎曲??!

身后的嚴強借助礦燈的照射,也看清楚了前方的情況,他很快就發出了殺豬一般的叫聲:“救命??!小陳、阿廣你們不要過來啊,大家本來都是老鄉,你們在井下出了事故也不能怪罪于我??!??!救命??!”

當我回頭看的時候,發現嚴強已經慌不擇路的跑掉了,看著那兩“人”正不斷的向我們逼近,這時我也看清楚了他們的面貌,這兩“人”全都臉色蒼白,目光呆滯,滿臉全是血水、傷痕以及碎石粒,再加上剛才嚴強喊的那些話,沒想到,那兩具平白無故消失的尸體,現在竟然出現在了我們眼前!

雖然之前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是碰到這樣的情況,我們也沒有太好的應對辦法,只好轉身往回跑,等避開他們后,再來好好考慮下一步應該怎么辦。

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驚嚇,蕭震鋼跑的很快,S的腿本來就還沒有痊愈,再加上穿著套鞋,也跑不了多快,我們完全追不上他的速度,不一會,便看不到他的人影了。沒有他帶路,我和S很快就在礦井里面迷了路,完全找不到之前來時的那條路了。

好在,我們繞了幾圈后,也成功擺脫了那兩具死尸的糾纏,聽到周圍再沒有別的聲響后,我和S在一個廢棄的通道里,歇了下來。

“S,看來所有的怪事都已經出現了,之前所謂礦井中鬧鬼的傳聞,我想也就是這個了,也許這個煤礦中之前也曾經出過事故,也死過人,所以像蕭震鋼說的,之前有兩個礦工看到了會活動的死人,應該就是這么回事。”

“恩,你分析的沒錯,不過,現在我們只要無法找出為什么尸體能夠自己活動的原因,所有的這些謎題也就沒有辦法徹底解開。”

雖然還沒有找出事情的真相,不過,我們現在已經知道了問題的關鍵所在,接下來,就要想辦法弄清楚這個尸體能夠自己活動的迷了。不過,一直呆在礦井下面也不是個事,在確認附近的情況暫時比較安全之后,我和S決定,還是先要想辦法回到地面上再說。

為了避免再次撞見剛才那兩具死尸,我和S也不敢在礦井中隨意亂走,就這樣,我們一邊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周圍的情況,一邊努力的尋找著之前來時的那條路。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我感覺腳下好像踢到了什么東西,于是,我趕緊用礦燈往地上一照,發現原來是一個看起來很小的鈴鐺,我趕緊撿起來一看,發現鈴鐺上面好像還寫著一些稀奇古怪的文字,我也看不懂究竟是什么意思,便放到耳邊輕輕的搖了搖??蓳u了一下,卻并沒有聽見聲音,正準備再次用力搖一搖時,身邊的S一把抓住了我的手。

“Y,你先不要隨便動這個鈴鐺,讓我看一下。”

也不知道S又突然注意到了什么,我便把鈴鐺交給了他,他仔細觀察了一陣后,又用他那招牌式的神秘口吻對我說道:“我想這條路應該就是可以回到地面去的道路了。”

聽到S這么說,我總算放心了,轉身扯著他就準備往前面走??墒?,S卻并沒有離開的意思,這倒讓我有些不解了,急忙向他問道:“你怎么了?現在好不容易找到回去的路了,你反而還不走了?想留下來陪那兩具死尸嗎?”

S笑了笑,說:“走,當然要走,不過,不是現在,因為馬上就能知道所有事情的真相了,你想想看,現在能走嗎?”

看來,這家伙愛賣關子的老毛病又來了,沒辦法,我只能陪著他先留下來,看看到底他說的真相是什么。

按照S的說法,我們倆在這附近找了個隱蔽的地方,先暫時藏了起來,S跟我說,等下就會知道所有事情的真相了,現在只需要好好的等著看就可以了。

我知道S在這種時候是從來不會開玩笑的,雖然有些不解,但還是很有耐心的等了下去。

過了大概二十分鐘的樣子,我發現蕭震鋼又跑了回來,只見他一直低著頭在地上尋找著什么,看起來,好像是丟了什么東西。

這時,S推了我一下,然后扯著我一起走了出來,對著蕭震鋼問道:“蕭大哥,你怎么又跑回來?”

蕭震鋼剛聽到S的聲音時,突然一愣,不過他很快就反應了過來,說:“我就是特意跑回來找你們的,跑著跑著,突然發現你們不在我身后了,擔心你們出事,我就趕緊回來看看。”

“蕭大哥的好意,我和Y心領了,不過,我想,你并不是回來找我們的,你要找的東西在這里!”

說完,S便把剛才撿到的那個鈴鐺拿了出來。蕭震鋼一看,似乎有些慌了神,他有些吞吞吐吐的說道:“我……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S見此情景,轉頭對我說道:“Y,你也想知道這個鈴鐺究竟是用來干嘛的吧?既然蕭大哥不愿意說的話,那就由我來告訴你吧!這個鈴鐺雖然看起來很小,外表也十分的不起眼,可是你可千萬不能小看它,因為,這是攝魂鈴,是用來操縱死尸的一種工具,在趕尸匠中使用的比較普遍。剛才,我們遇見的那兩具會活動的死尸正是昨晚消失的那兩具尸體,也是前兩天在這個礦井中因為事故身亡的那兩名礦工的尸體!拒我的推測,我想蕭大哥你操縱尸體的能力還不夠高,不然那兩具尸體應該不會走的那么慢才對,所以,我想你的本意也應該就是嚇一嚇礦上的工人,希望這個煤礦就此停止生產。”

聽完S的推理,我追問了一句:“要是這個煤礦停止開采了,那蕭大哥和那些煤礦工人們不是都要失業了嗎?那他為什么還要這樣做?”

這時,蕭震鋼看了看我們,然后緩緩的說出了自己的心聲:“既然攝魂鈴被你們發現了,我也沒什么需要辯解的了。這些事情的真相正如S剛才所說,之前,我就特意偷來一些礦工們的生活用品,然后把它們放到礦井中比較顯眼的地方,目的就是希望他們再不要下礦井了??墒?,僅僅這樣的傳言卻起不到太大的效果。于是,之后偷走那兩具尸體、制造礦井鬧鬼的傳聞以及剛才操縱那兩具死尸的,也是我。

你們也已經看到了,這是一個私人的小煤礦,是嚴強通過關系,在當地政府那里承包下來的,這里沒有國有煤礦那樣待遇,也不會有國有煤礦那樣的挖礦機器,所有的煤全部都是靠著我們這些農民工的雙手,親手挖出來的!

然而,當嚴強利用這個暴利的私人煤礦迅速致富了之后,他卻并沒有兌現之前的諾言,我們的礦工依然還是睡在臨時搭建起來的窩棚里,依然吃著那連盒飯都不如的飯菜,依然在沒有安全保障的情況下一次又一次的下礦井。就連因為出了事故而丟了性命的,嚴強也不會給一分錢的補償!要知道,像小陳、阿廣這樣的男人,在家里全是頂梁柱啊,如今出了這樣的事情,他們尚在農村家中的孤兒寡母怎么過?

可是,嚴強卻不會去想這些,他只知道一次又一次給政府官員封紅包,一輛又一輛的購買著自己最中意的寶馬牌跑車,要知道,他所開的那些名車,全都是用我們礦工們的血汗換來的!那些可都是不折不扣的汗血寶馬??!”

推薦閱讀:
上一篇:老校區 下一篇:百骨宅
看過《汗血寶馬》的同學還看了:
2012国语高清在线观看,午夜男女爽爽影院,国产呦精品系列,色视频五月在线视频